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一劍掌乾坤 > 卷一 天地方圓之象 第九十章 探聽
    只見張相等三人拿出的都是一種飛羽狀的法器,駕馭其上。顯然是一種類似閻浮界低階修士常用的御風葉般的制式飛行法器,飛行速度倒是比御風葉快得多。但是以梁誠現在的眼光,已經完全看不上了,只覺得他們的遁速簡直慢如蝸牛。

    梁誠則是取出嘯月寶劍,御劍飛行。這種劍修特有的飛行方式要快得多,盡管梁誠已經極力壓制自己的遁速了,張相三人還是全力追趕這才勉強跟上。

    羅恒道:“師弟啊,你的速度果然不是吹的,怨不得上次你能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,來回奔波十萬里,擊殺了那旱魃。”張相和李玉聞言也是出聲附和,羨慕不已。

    梁誠微微一笑,隨口謙遜了幾句,其實現在的梁誠,由于縮地挪移大法第一層已經修煉小成,最快的行動方式已經不是御劍飛行了,只是這事卻不必說破而已。

    四人曉行夜宿,連續趕路五天,看看已經接近那落仙坡區域了,梁誠看上去狀態還不錯,可張相三人已經疲憊不堪,叫苦不迭了。

    看看天色也晚了,張相道:“前面有個小鎮,我們先歇息一晚,恢復一下,明日再去探寶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無異議,于是便看準方向,直往小鎮飛去。不久四人來到了鎮上,張相熟門熟路地尋了一間小小的客棧進去,一進門張相道:“掌柜,給我們開兩間上房。”

    那客棧掌柜也是個有些眼力的,看見梁誠等四人是修者,不敢怠慢,忙出來賠笑打拱,有些忐忑地說道:“幾位仙師肯光臨小店,小的不勝榮幸!只是今日小店客滿了,莫說兩間上房,就是一間也沒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你們白石鎮這種鳥不拉屎的小地方,平時不是沒什么人嗎?”張相道。

    “仙師說的是,只是今日不知為何,鎮上來了好些北方客商,不單只是小店,就是鎮上另外那家客棧,全都住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既然我們來到你這,你給我想辦法。”張相目前疲憊不堪,已經不想講道理了。

    “這這……這可如何是好哇!”掌柜急得滿頭冒汗。

    梁誠見這掌柜可憐,心下也不愿欺負這些凡人,于是摸出一枚中品靈石,放到掌柜手中道:“掌柜,我們四人趕路勞累了,你想想辦法,也不需什么上房了,只要是有個住處我們將就一晚便可。”

    老板驚喜地看著手中靈石,略一思索:“這樣吧,幾位仙師稍待,小的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說著轉身走進后院,不一會傳來一陣孩子哭女人罵,雞飛狗跳的聲音。梁誠四人面面相覷,不知這掌柜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隔了一會,那掌柜擦著汗走回大堂,賠笑道:“四位仙師,請隨我來。”說完帶著梁誠四人進了后院,轉過照壁是一幢小小的兩層小樓,掌柜將四人領進去說道:“仙師,這里是小的一家自己的住處,剛才我叫他們謄開了,若是不嫌棄,幾位就在這里將就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掌柜指著屋內的樓梯道:“樓上還有一間房,若是覺得不便,女仙師可以住在那里,那小的就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掌柜費心了!”待掌柜走出后,張相對梁誠笑道:“還是師弟手拿靈石好辦事啊,掌柜自己的住處,比什么上房都好多了,只是花了這許多靈石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梁誠一笑不語,李玉上樓而去,張相二人各自也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梁誠靜坐了一會,完全沒有疲勞之感,這種強度的趕路比之前萬里追旱魃時簡直是小菜一碟,不值一提。又想起之前掌柜所言鎮上來了許多北方客商一事,覺得有些蹊蹺,于是決定出去走走,順便打探一番。

    于是梁誠出了客棧,徑往小鎮中人煙稠密之處走去。走了不遠,就見前面有家大一些的客棧,旁邊還有個小酒館,賓客盈門,看上去還挺熱鬧,在這個小鎮子上算是十分惹眼的,梁誠心中暗笑張相等人的摳門,小鎮上明明有這么個不錯的地方,卻偏偏要到那樣的小客棧去住。

    梁誠走進酒館,看見里面鬧哄哄地擠滿了人,正是探聽消息的理想之地,于是進去找個地方擠著坐下,隨意點了幾個小菜一壺酒,一邊慢慢地喝,一邊豎起耳朵聽其他客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沒多久就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,梁誠發覺酒樓中大部分客人雖然穿著打扮不同,可是說話口音十分接近,大致都是大玄國北地口音,只怕都是一路人,只見靠窗那邊圍著個大圓桌坐著的四五個人,好像地位更高些的樣子,他們已經是喝了一大壇子酒了,桌子上杯盤狼藉,每個人都是酒酣耳熱的樣子,其中一人大概是量淺的緣故吧,只見他臉色通紅,聲音也越來越大:“我說二哥,咱們虎嘯嶺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話沒說完座中一名又高又壯的光頭漢子揮手打斷他的話:“老六!你喝多了!給我小聲些。”

    那老六頓時收斂許多,但還是壓低嗓子朝著旁邊的人問道:“二哥,咱們這次到這個鬼地方,已經呆了十來天了吧,族中為何不派遣個高手來呢?非得叫在內院進修的大公子帶隊,大公子雖是少年英才,但修為畢竟也才是融合中期啊,那不還是過不去嗎?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懂了。”那二哥道:“這個落仙坡是屬于天罡院地界,那是什么樣的存在,咱們這種家族能惹得起嗎?所以咱們不能惹事,更不能派遣強者來此。大公子現在是天罡院內院弟子,對天罡院來說不是外人,他來挑頭主持這事,我們又是公子家族中的子弟,對外說起來只是來幫一把手,萬一就算走漏了消息,那也是名正言順,誰也不能挑出什么毛病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還是族里的長老想的周全啊,只是洞里那貨怎么辦?那可是結結實實的八級啊,要是公子下令硬闖的話,咱們弟兄幾個可就慘嘍。”老六說到這里,低聲嘆了口氣,酒意也少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老六,這個你不必擔心,族里早有對策,前陣子五叔不是進京了嗎?族中派他出來其實也是為這個事情,我跟你說……”

    那二哥說到這里,越發壓低了聲音湊在老六耳邊,只是梁誠現在的修為看上去雖然只是筑基后期,實際上遠高于這些人,依然聽了個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……三長老煉制了一個厲害的法寶,專門用來對付這頭大烏龜,只是聽說那法寶煉制得不太完備,還欠缺些什么材料,所以前陣子五叔在京里也是到處奔走,找這個合適的材料,聽說還為此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有此事!”老六頓時大驚小怪:“五叔傷得怎么樣?那材料搞到了沒?”

    老二道:“這個我也不知道,不過今天大公子既然已經來了,應該是弄好了吧。我跟你說啊老六,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老二把聲音壓得更低了,連梁誠運起靈力仔細聽都是斷斷續續的:“……咱們兄弟……做哥哥的可提醒一句……那材料好像……千萬可別……慢些機靈些……白白做了炮灰……”

    老六聽得連連點頭,眼中露出感激不盡的表情。

    梁誠聽到這里,心中已知大概,于是隨意吃了幾口酒菜便起身結了賬,走出酒樓回到了客棧,叫起張相三人,把聽到的這些情況和他們說了一說。

    張相道:“他們說的那個在內院進修的大公子,莫非是郭維?對呀,那家伙好像就是出身虎嘯嶺的,這下麻煩了,咱們不是他的對手,并且大家都是天罡院的,人家還是內院弟子,身份還比咱們高得多,這下子就不好辦了。”說著連連嘆氣,一副膽小怕事,有些萌生退意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羅恒李玉也是相對無言,梁誠鼓勵道:“大家無需害怕,既然走上了修真一途,哪里會有不必冒險,就能白得好處的事情呢,內院弟子又怎么樣,咱們的機緣還不是該爭就爭。該出手時就是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見張相三人的士氣被鼓舞起來一些,梁誠接著說:“我還探聽到他們家族中并沒有派高手前來,所煉制的準備對付妖獸的法寶煉制得也是不很成功,想必威力會大打折扣。明天我們趕個早,先潛伏在洞外附近,等他們動起手來,我們又不和他們正面相抗,只需趁亂用藏行符潛入洞穴把該拿的東西都拿了,等他們慢慢降服那大烏龜進去,我們早就得手撤離了。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3d组300分之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