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囚仙問道 > 第一百零三章,兩世因果
    萬邪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什么!!那人不但沒殺她,還提供給她生靈之氣??”

    天邪皇嘴角一揚,“萬邪,本尊根據如今的情況推測,你被那人與媚情擺了一道,那人應該是與你抓住的女子是同一伙的,而媚情一定是被那人威逼加利誘幫助他的。”

    萬邪王聞言差點沒緩過來,不斷的捶打著胸口,“哎呀!!不活啦!!我竟然被算計了。”

    天邪皇搖了搖頭笑道:“虧你還是邪王,這一點挫折都受不了,要不是看在你前世乃是我的師弟,我絕對不會將萬邪城交給你管理。”

    萬邪王唯唯諾諾的點頭道:“這惡鬼嶺只有三大邪皇覺醒了前世的記憶,媚情被您這般的關照,她前世到底是誰啊!”

    天邪皇聽到萬邪王提到媚情,神色落寞的搖了搖頭,“你還是不要問了,這個秘密我希望媚情永遠不要知曉!我們去見見這個將你玩得團團轉的人類吧!”

    萬邪王聽見天邪皇要去見那個人類,驚喜的問道:“您是要擊殺此人為我們邪魅出氣嗎?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!此人修為比你低能將你打得落荒而逃,說明是個天賦極佳的好苗子,你還說他擁有祖氣,一個人類擁有祖氣這樣的異數我怎么能扼殺了!當然是看看值不值得我們惡鬼嶺拉攏了。”

    萬邪王苦著臉道:“這樣啊!!那不是白白挨打了?再說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!說不定帶著他的同伴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天邪皇微笑道:“他(她)們在斜望坡,剛剛媚情得到那般多的生氣,惡鬼嶺只有一個地方有,斜望坡!”

    說完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大殿之中,萬邪王嘆了一口氣,朝著斜望坡飛去。

    瀟洛川躺在星兒的腿上望著星兒,星兒紅著臉為瀟洛川揉著肩,“都等了幾個時辰了,他們要是還不出來,我們難不成等到明天?”

    媚情看著享受星兒服務的瀟洛川,氣不打一處來,“還不是怪你,你不殺大秦王朝的修士,結果大秦王朝的修士發現了死去的朝圣宗修士,現在他們都龜縮在里面不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聞言坐了起來,“能怪我?他們是專門清理邪魅的,誰知道被嚇成這樣,現在還欠你六團生氣,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!”

    星兒滿臉笑容的看著爭辯的兩人,突然神情凝重起來,轉頭看著瀟洛川,原本與媚情爭吵的瀟洛川神情也變得十分的凝重,與星兒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“星兒,對方是故意釋放出的氣息,不然以對方的修為,我們絕對察覺不到。”

    媚情看著神色凝重的二人,不解的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歸一境高手,而且是你們邪魅一族的,我們已經被鎖定了。”

    媚情立刻站起身來擋在瀟洛川二人身前,“你們別怕!我和天邪皇有些交情,要是來人是天邪皇我保你們無事,要是其余二皇,也會賣天邪皇一個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站起身來,將媚情拉到一旁,“你省省吧,要是天邪皇的顏面真有這么大,我們直接向萬邪王索要星兒就是了,你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!”

    媚情一臉不服的說道:“那是我不想欠天邪皇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兩人正說著,前方的霧氣之中走出兩人,一位威嚴的男子身后跟著如同僵尸的萬邪王。

    媚情見到來人,心頭頓時松了一口氣,“是天邪皇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戒備的望著來人,天邪皇微笑的看著瀟洛川,“我道是誰!原來是鬧得天下沸沸揚揚的瀟洛川啊!!萬邪,你這次輸得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瀟洛川??”萬邪王一臉不解的望著天邪皇,天邪皇笑道:“你不知道,此人在外界可以說是天下修士皆知的名人,不但是朝圣宗的死敵,更是螢火組織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聽著對方的描述,果然對自己很是了解,瀟洛川抱拳道:“前輩!在下與萬邪王有些恩怨,前輩是來幫萬邪王出頭的嗎?”

    媚情見到天邪皇絲毫不懼,“天邪!你是來找瀟洛川麻煩的嗎?”整個惡鬼嶺敢直呼天邪皇名號的只有三人,其余兩皇和眼前這個死靈境界的媚情,媚情從有意識開始對于天邪皇的威壓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天邪皇搖了搖頭道:“你的賢內既然無事,你跟萬邪的事就此打住吧!我這次來是找你的,有事與你商議!”

    瀟洛川眉角一挑,這鼎鼎大名的天邪皇這么好說話,不但不幫萬邪王出頭,而且還很有禮貌的邀請自己商議!!

    “呃...前輩認識晚輩的什么人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認識,不過我是來找你的,你跟我師兄有點關系吧??”天邪皇很是友善的望著瀟洛川。

    見到對方如此的和善,瀟洛川也不好再矯情,“好的前輩,我們到一旁聊聊吧!”于是瀟洛川對著星兒說了兩句便跟著天邪皇走到了遠處。

    天邪皇上下打量了一下瀟洛川,“你身上有靈泉的氣息,而且還是天闕宮的靈泉對吧?”

    瀟洛川聞言立刻戒備的看著天邪皇,“你還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你不必驚慌,你可知道此地是何處?”

    “惡鬼嶺啊!”瀟洛川想都沒想的便回道。

    天邪皇眼光凝重的說道:“現在這地方叫惡鬼嶺,一萬年以前,此地名曰‘天闕宮’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聽著天邪皇一字一句的說出天闕宮三字,如同雷擊一般呆站在原地。天邪皇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便是天闕宮的舊址,當年朝圣宗屠殺了天闕宮的修士,我師兄帶著靈泉逃了,我們這些邪魅都是天闕宮和朝圣宗死去修士的怨念所化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震驚的望著天邪皇,“那你是記起了前世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沒錯!在這里我是最先想起前世的邪魅,隨后一共覺醒了六位,但是如今只剩三位,其余的三人都被我殺了,他們是朝圣宗修士死后所化!”

    瀟洛川緩緩朝著四周觀望,“這里和以往的天闕宮完全看不出聯系了,真是滄海桑田啊!”

    天邪皇望著遠方,“唯一能證明這里是天闕宮的便是哀嚎深淵,那里便是當年天闕宮被撕開留下的裂痕,你既然見過我師兄,他如今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輪回了...”瀟洛川神色淡然,當初他也算是在天闕宮待過的人,至少在夢中待過。

    天邪皇沒有絲毫的意外,“他一定是將靈泉給你了吧!他的心愿已了,輪回也是好事,不像這惡鬼嶺的冤魂,死后也不得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的記憶覺醒了,為何不殺出惡鬼嶺建立勢力,與朝圣宗對抗到底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那般的簡單嗎?且不說我們三人能不能帶領所有的邪魅出這惡鬼嶺,就算出去,這些沒意識的邪魅也會為禍人間,不如將其管束在惡鬼嶺之中,我們的修為停留在了歸一境界,不敢再往上渡劫,我們身為邪魅一定會被天劫擊殺的,想要對抗朝圣宗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生前被朝圣宗所殺,死后還被朝圣宗困在了這里慢慢的消磨,這樣的前世今生的恨該有多大的怨念啊,瀟洛川不知道,但是瀟洛川知道,要是這股怨念能殺人,朝圣宗早就被抹去無數次了。

    確定了雙方不是敵人,兩人之間特殊的關系使得兩人很是投緣,瀟洛川看了看遠處的媚情。

    “前輩很喜歡她?”

    天邪皇看著遠處的媚情,眼含殺氣道:“你可知道媚情的前世?”

    瀟洛川搖了搖頭,“怎么她是敵人嗎?”

    “不!!但我寧愿她是!可惜她不是,我之所以憤怒是因為我知道媚情是怎么死的!”天邪皇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瀟洛川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天邪皇咬牙切齒道:“被朝圣宗的人弄死的,是被十幾個朝圣宗的修士追擊到精疲力盡之后弄死的,那十幾人輪番的凌辱了她,她最后是被活生生折磨死的,她是門中最小的師妹,以往師兄師姐對她都很照顧,最后卻...”

    瀟洛川終于明白為何天邪皇會這么照顧這個媚情,也終于明白為何媚情會對男人有那么大的怨念,其中有著一段持續萬年的因果。

    瀟洛川從出生的那一刻,萬般的因果推著他一步一步走向了朝圣宗的對立面,一雙無形的大手操控著瀟洛川的人生,這樣的因果被凡人稱之為命運。

    瀟洛川望著天空,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何人操控著自己的人生,看了許久,瀟洛川低下頭看著天邪皇。

    “天邪皇,今后我若是揭竿而起,你可愿意助我推翻朝圣宗的統治?”

    天邪皇看著瀟洛川的眼睛,像是要看穿瀟洛川心中所想一般,許久許久,“你若揭竿而起,我們惡鬼嶺便助你為王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搖了搖頭,“我不愿做第二個朝圣宗,我想法很簡單,利用天下有識之士推翻朝圣宗,而我做完這一切之后便追尋我來到世上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瀟洛川望著遠處的星兒,“我輩修士應當自我掌控自己的命運,朝圣宗企圖蒙蔽天機,掌控天下修士生死,這便是它的罪,我只是一個想要跳出朝圣宗掌控的人,但是我的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,我需要天下和有我一樣的想法的人共同努力。”

    天邪皇神色復雜的看著瀟洛川道:“恐怕當你帶領天下修士推翻朝圣宗之后,想要自由都做不到了,有句話叫做身在江湖不由己啊!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3d组300分之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