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山海經之三子傳說 > 第四九章 初顯威儀 準備成親
    “姑奶奶:千萬不要操之過急,如果驚動了他們,搶不到人,那不是白白忙活一場?如果以后再要下手,豈不是更加困難了?”

    聞說此話,九天沉吟片刻,頗覺有理,便訕然不樂道:“搶個人還這么麻煩!那你說:等到什么時候搶人才好啊?”

    “等到夜深人靜之時動**人才好。”花臉獾道。

    其實九天何嘗不知其中道理,只是一時心急如焚而已。她想了想,便同意了花臉獾的建議。

    九天瞥瞥日頭,所幸已然偏西,便無可奈何地與花臉獾隱伏在黑霧里,等候天黑。

    這日頭也怪,平日里,九天把眼一眨,它就落山了;今日里,九天死死盯著,它卻遲遲不肯落山,好似專門與她作對一般。

    九天直盯得雙眼噴火,心力交瘁,那日頭才不緊不慢地落下了西山,天地山川也昏暗起來。

    九天再俯瞰譚府,燈火闌珊一片。

    忽然九天驚叫道:“花臉!你看,那譚府后院有一陣陣金光在閃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,怕是姑奶奶盯著太陽、盯花了眼了吧。”花臉獾仰躺在霧里,翹二郎腿道。

    九天揉揉眼睛,仔細再看:“真的!真的有金光在閃呢。”

    話落處,九天揪起花臉獾的耳朵,引他觀看。

    花臉獾捂住耳朵,痛得呲牙,趴在霧中,往下一看,果然看見譚府后院有一陣陣金光在隱約閃爍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:大事不妙,那譚府中有神仙在吶,怕是不好下**人了。”花臉獾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什么神仙?我已經看清楚了,那里是譚府二公子文礎的書房,一個書呆子,還說什么神仙?”九天已然看得明白,因此不屑道。

    九天說得沒錯:那一陣陣金光正是從文礎書房里閃耀出來的。

    文礎本是普賢大士轉世,慧根甚深,天賦超群,兼之自小研習《華嚴經》,心神篤定而無旁騖,十余年來如一日,此等毅志,世間少有,故而靈性修成,本元已醒,業已可以瞥見牟尼佛祖高坐蓮臺,宣講華嚴之妙義。

    文礎每悟透《華嚴經》中的一個字,道光輒增加一分,但是此時他道光初開,并不藉盛,因此白天為日光所掩,而至夜晚則顯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這道光一來顯示修行根基;二來震攝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哩,這道光沖耀夜空,就嚇壞了花臉獾,畢竟它只有七八百年的道行。

    但聽它戰戰兢兢道:“姑奶奶,那金光厲害,依小的看:我們不妨先回去,等下次再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姑奶奶等,那小樣兒可不等,要是一眨眼和文基成了親,姑奶奶我怎么辦?”九天發怒道,“你如果害怕,就呆在此處,姑奶奶我一個人搶人去。”

    不等花臉獾答話,九天已把黑霧往下一挫,已飛速地落在譚府后院、文基書房的房頂上。花臉獾卻膽小怕死,不敢造次,只好隱藏在黑霧里等候。

    此時天昏地暗,伸手不見五指,譚府各處雖然都點著燈火,但那燈光也僅僅只能照射出二三丈開外,再遠一點的地方就模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九天悄悄蹲伏在房頂之上,豎起耳朵,探聽書房中有無動靜。

    卻忽然聽見文基的聲音傳來:“燕靈妹妹,這些日都要你熬藥伺候,哥哥好是過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定之哥哥:這都怪燕靈不懂事,才害得定之哥哥這般受苦。”

    “燕靈妹妹:還說那些干什么,我這手指傷口都快愈合了,這身體也好了許多,真的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這藥湯我已經喝完了,燕靈妹妹,你也早些回房歇息去吧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書房內,一言來,一語去,正是文基和燕靈在說話,而此時燕靈已將藥湯喂畢,收拾盞盤,準備離去。

    九天在房頂上聽得清楚明白,暗自慶幸他倆還沒有成親哩,但是聽見二人“哥來妹去”十分親熱的話語,又氣得渾身哆嗦,貝齒咬得咯咯響。

    忽而一個忍受不住,九天就“呼”地一聲,從房頂上跳將下來。

    守在門外的小化、突然瞥見房頂上跳下一個人來,嚇得尖叫一聲,驚問道:“你……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“你家姑奶奶哩!”九天低聲懟過,直闖進書房。

    小化阻攔不及,急得大喊起來:“小姐!公子!不好了!有怪人闖進來了!”

    門外小化一聲叫喊,早就驚動了燕靈。

    她飛步奔出內室,正見九天闖將進來,不由大吃一驚:“九天,你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九天豈肯搭話,身影一晃,繞過燕靈,已然闖入內室。

    文基正在驚疑,尚未反應過來,已被九天挾腰擄起,破窗而出。

    窗欞飛射,嘩嘩落地,聲響不斷。

    燕靈正要堵截九天,卻未料到她竟然從窗口遁去,急忙奔出書房。

    卻見九天已站在黑霧里,挾著文基,洋洋得意道:“小樣兒!文基是我的,你休想和他成親!要成親,也是和我成親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處,銀鈴般的長笑飄蕩夜空,九天一轉霧腳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燕靈急要祭出飛影刀,但九天早已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她頓時傻了眼,仰望著茫茫無涯的夜空,如泥塑木雕一般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****** ******

    九天擄著文基,催動黑霧來到高空,與花臉獾會了面:“花臉,我們走!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,好身手,這么快就把人給搶來了。”花臉獾豎起大拇指,夸贊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!搶個人有那么難嗎?”九天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說話間,黑霧滾滾,雙雙已飛離了譚家莊。

    文基被九天攔腰挾住,手腳亂劃道:“九天!你快放下我,你快放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下你,可不摔壞了你?摔壞了你,我可舍不得!”九天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要干什么?”文基掙扎不停,耳畔風聲呼嘯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我家姑奶奶要和你成親呢。”花臉獾一邊飛行,一邊嬉笑道。

    “成親?不行,絕對不行!”文基言語決絕。

    九天一聽此話,怒火中燒,使力一挾文基道:“為什么不行!你能和燕靈那小樣兒成親,為什么就不能和我成親,難道我對你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文基肋骨被挾得生疼,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哩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少跟他廢話,先帶回三仙洞再說。”花臉獾道。

    九天忿忿不平地點了點頭,愈加挾緊文基,與花臉獾一路匆匆返回。行有多時,已然回到懸壺山三仙洞,雙雙降落下霧腳,徑入洞府,來到大廳之上。

    九天將文基輕輕放將下來。

    文基腳步踉蹌,晃了半晌,才穩住了身影道:“九天,你……你這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不等九天搭話,花臉獾蹭上來,嬉皮笑臉道:“還用說第二遍嗎?咱家姑奶奶要和你成親呢。”

    “成親?這怎么能行!不行不行……絕對不行!”文基滿面悻然,一拂衫?,轉身往洞外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哼哼!到了這懸壺山三仙洞就由不得你了:行也得行,不行也得行!”花臉獾冷聲說罷,高喚道,“小的們,先把這文基公子捆起來,押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慢著!”九天慌忙喝道,“不許捆他!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:您沒有看見他要逃跑嗎?如果逃跑了,姑奶奶你和誰成親去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九天猶豫片刻道,“好吧,可要捆松些,不要弄疼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放心,不會弄疼他的。”花臉獾說過,吩咐眾小妖道,“小的們!速把他捆了,押下去,等和姑奶奶商量好了,再押上來成親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三五個妖齊應一聲,提了繩索上來。

    文基才走出十多步,便被眾小妖逮住。

    摟腰的摟腰,抱腿的抱腿,按肩的按肩,扭胳膊的扭胳膊……一陣手忙腳亂,眾小妖便將文基捆綁起來,推推搡搡地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九天瞥見文基憤然而去,心中不是滋味,沉臉問道:“花臉,你剛才說要和姑奶奶‘商量’,要‘商量’什么來著?”

    “‘商量’成親之事啊。”花臉獾道。

    “‘商量’成親之事?”九天滿面驚訝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: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?這成親還得先準備準備:新郎新娘都要穿大紅新衣,還要拜堂入洞房,還要大辦酒席,否者就不吉利啊。”花臉獾出主意道,“況且,這也是我們懸壺山三仙洞的大喜事,兄弟們還要吃姑奶奶的一杯喜酒呢,怎能馬虎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想起來了:我曾看見過新郎新娘成親的樣子,好像是有這么一回事兒。”九天沉吟半晌道,“可我什么都沒有準備,這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這不正和姑奶奶商量嘛,小的已經想到一個辦法,正要跟姑奶奶您說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“小的這就連夜下山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下山作甚?”

    “幫姑奶奶弄些成親的物件回來,什么大紅新衣,什么囍字香燭,順便擄個老嬤嬤來主持一下。”花臉獾喜滋滋道。

    九天一聞聽大紅新衣,腦海里便浮現出新娘出嫁的光景,不禁羞赧道:“那……就這樣吧,你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花臉獾俯首應諾,遂喚上三五個小妖,連夜下山去了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3d组300分之多少